百家乐导航

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,俩保安带熟人进诊室,电子屏成摆设秩序混乱

  记者走访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

  俩保安带熟人进诊室

  电子屏成摆设秩序混乱

  6日,记者一行两人来到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进行走访,在走访中发现,该医院在落实“看病不求人”方面整体做了不少工作:就诊环境优良、卫生整洁;用微信、支付宝等方式能实现轻松缴费;大厅内各种提示诸如网络预约挂号、行风投诉、就诊流程等非常清晰。但记者也发现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:多数门诊导诊台空无一人;多数电子提示屏幕成摆设;一些繁忙的门诊因没有叫号信息导致就诊秩序混乱;两名保安人员带熟人看病加塞。

  多数导诊台空岗

  患者询问信息不便

  6日7时30分,记者来到该院门诊,二楼的挂号窗口已经开始挂号,有一二百人正在排队,而一楼的导诊台内却空无一人,台上摆放着各种投诉电话、看病不求人告知书等。记者在这里观察了近十分钟,先后有四五个人想咨询自己该挂哪个科室,均无功而返。“已经开始挂号了,为啥没人导诊呢?”一位患者家属拿着医保卡无奈地离开了,并自言自语道:“问问挂号的吧。”直到8时许,一楼导诊台才有人陆续到岗。

  ddd597ed76633735fa61c9b99c11f77f.jpeg

  导诊台无人

  其他楼层值守情况也不尽人如意。9时许,在五楼A区记者看到,拱门前的导诊台也空无一人,来就诊的患者只能挨个屋问。就在走访期间,一位老人拿着挂号单不知道这个专家在哪个屋而四处张望。记者根据挂号单上的标记把老人领到了诊室门前。随后,记者走访了门诊部的二楼、三楼、四楼和五楼的诊室发现,大多导诊台值班情况不好,基本都无人值守。在彩超室门前,一年轻女子在值班。而在三楼,一男子在导诊台后看着手机,不时有人来询问。这名男子都摇摇手说:“我不是大夫,我在这里给手机充电呢。”

  电子屏多成摆设

  患者挤诊室门口等候

  记者走访中还发现,给患者提供服务的的电子屏幕大多数处于无用状态?皇枪鼗褪敲挥幸缴约盎颊吲藕判畔ⅰU庠谝欢ǔ潭壬系贾铝司驼镏刃蚍浅;炻摇T诙区的产科门诊,坐在休息座位上的人非常多,两块电子屏幕是开机状态,但是上面医生信息栏和患者排号信息栏上呈空白状态。记者询问导诊台一名女工作人员为何没有信息,这名工作人员回答,医生在门诊里面自己叫号,他们不负责叫号。记者问,如果没有公开的信息显示,怎么能知道排到自己了呢?有人加塞也不知道啊?这名工作人员说,医生都是按照顺序的。

  1139599848afc805015f237febad51c2.jpeg

  导诊台无人,电子屏黑屏

  一名患者对记者说,他们都是自己拿着叫号小票去诊室里面找医生,现场询问前面还有多少人排队。“那如果中间有人加塞呢?”记者问。这名患者表示,那就不好掌握了。记者走访骨科、示范门诊、针灸科、皮肤科、肛肠科等多个诊室发现,电子屏幕几乎就是摆设。骨科门诊的电子屏幕上只显示一位医生的信息,患者信息也都是缺失。记者询问一些患者,他们表示基本都是拿着叫号小票自己去门诊找医生。在405皮肤科门诊,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小屋挤了有10个人,在门口还有七八个人等候,门是敞开的,不时有患者进去询问。

  现场在门外的一名女患者对此提出质疑。她说,正常大家都应该在外边的休息区等候,按照电子屏幕提示的叫号信息就诊,而不是都拥到里面的诊室来,不仅混乱,而且这么多人在屋内,门还敞开着,患者的隐私也得不到保护。

  医保系统里没大夫名

  老人办入院折腾两趟

  8时15分许,一位老人拿着一沓票据和手续来到一楼9号窗口办理入院手续。老人把材料递给窗口内的工作人员后,经过查询,在医保系统找不到这名主治大夫的名字。工作人员告诉老人,再回诊室,让大夫换一个名字,回来再办。老人蹒跚地离开了,半个小时后再次回到窗口,办理了入院手续。“这医保系统里怎么能没大夫名字呢?折腾人!”

  俩保安带熟人进诊室

  十几分钟就看完病

  10时许,在4楼405皮肤科门诊,患者比较多,聚集在室内和室外。一名拿着23号小票的女子进入诊室内问询得知才排到13号,显得有些焦急,说了一句“怕是中午休息之前看不上了。”女子随后离开。

  da8e02db095464bd04ee768f2a3311f9.jpeg

  保安带熟人进诊室

  就在这时,两名身穿保安服装的男子,带着一名男子和一名女子来到诊室门外。通过他们的闲谈得知,男子和女子是夫妻,女子是来看病的,症状是胳膊和手背上总起类似湿疹样的小疙瘩。此时屋内已经聚集了很多人,其中一名矮个保安进入诊室与医生沟通了一下,然后让这名女子进入室内等候。其丈夫跟着进入,大约10分钟后,两人出来。看到两名保安后,女子表示: “看完了,大夫说湿气重,开完药方啦。”

达到当天最大量